李莫愁雪梨:年少放棄學業進軍演藝圈,十五歲時與張國榮拍拖,十八歲任性退居幕後當「小三」,發現遇人不淑終於幡然悔悟,為母則剛獨自撫養一雙兒女

米朵 2021/06/23 檢舉 我要評論

大家好,我是米朵,每天在這裡為大家帶來港台經典明星趣聞,歡迎大家關注我@劉德華經典語錄

女人這一生,有人麻雀飛上枝頭做鳳凰,就一定有人鳳凰跌下高枝做土雞。

跌下高枝的人覺得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

事實果真如此嗎?

我們又怎知所謂的命運,不過是對自己任性選擇的托詞呢。

幸運的人是小心翼翼、步步為營,才坐穩自己的人生,不幸的人也是刁蠻任性、我行我素,才毀掉了自己的終生。

那個辜負張國榮,執意愛上浪蕩子,17歲懷孕,執意未婚生子的雪梨,恐怕最能說明這一點。

雪梨本名嚴惠明,是「亞洲視後」獲得者米雪的親妹妹。

1976年,21歲的米雪在《射雕英雄傳》中飾演女主黃蓉,靈動狡黠的表演不僅得到原著作者金庸的稱讚,電視劇也大獲成功,創下香港史上第一個百萬收視記錄。

米雪的一炮走紅,受影響最大的不是她本人,而是她的親妹妹。

米雪原名嚴惠玲,是嚴惠明的親姐姐,她的一夜成名讓妹妹嚴惠明看到了做演員成名的榮耀,再無心在學海中苦渡。

嚴惠明覺得自己不是學習的料,而且自己的外形完全不輸姐姐米雪,做演員未必不如姐姐風光。

嚴惠明的這一打算,遭到家人的強烈反對,對一個剛過10歲的孩子來說,怎麼看都是學業為重。

遭到舉家反對後,人小主意大的嚴惠明並沒有收心,而是精心策劃了一場萬里奔逃。

那時嚴惠明一家住在義大利,她一個人偷偷買票來到香港,投奔姐姐米雪。

米雪拿這個任性獨行的妹妹沒有辦法,只能利用自己的人脈,把她引入娛樂圈。

就這樣,嚴惠明以雪梨的藝名出道,這也讓她第一次嘗到了任性的甜頭:人只要夠任性,似乎就可以按自己的心意過一生。

不得不說剛出道雪梨足夠幸運,事業上不僅有姐姐助力,她自己也是握著一手外貌靚牌。

雪梨的外表雖說不上十分出眾,但眉眼間獨有一種味道,青澀中含著明媚,明媚裡又容著幾分倔強的英爽。

15歲那年,雪梨搭檔周潤發、任達華,在TVB拍的家庭劇《親情》中走向前臺。

雪梨在《親情》中的表現可圈可點,很快公司又安排她拍攝《喝彩》,也就是在這部劇中,雪梨和初戀張國榮相識。

張國榮很喜歡灑脫不拘、天真爛漫的雪梨,不僅公開承認兩人的戀情,而且在娛記採訪中,也不吝辭色盛讚雪梨成熟有主見。

張國榮性格純淨大方,喜歡不會扭扭捏捏掖著,做事也不會為了見不得人的目的遮遮掩掩,甚至想要跟雪梨談朋友又擔心她年紀小,還特意先征得米雪的同意。

得知妹妹和張國榮走到一起,米雪很為妹妹高興。在她看來雪梨太任性,張國榮溫潤如粘衣雨的儒雅性格,和雪梨剛好互補。

不過米雪忘了,任性少女的風格是只圖一時歡娛,我行我素。

15歲的雪梨,正值愛玩愛鬧精力旺盛的成長期,很快她便厭倦了張國榮的溫吞性子,和同拍《喝彩》的陳百強打得火熱。

雪梨此舉把張國榮甩入尷尬症群體中,讓張國榮這段戀情剛剛開幕便草草收場。

好在張國榮人品過硬,雪梨在這段感情中收穫的只有寵愛,連分手張國榮都處理得很和平。

沒有受過傷的人,總覺得自己會一輩子幸運下去。

斷頭皇后裡有句非常知名的話,她那時候還太年輕,不知道所有命運贈送的禮物,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雪梨那時候也太年輕,不懂自己要為任性付出何種代價,命運卻早已候在人生的岔路口,挖好陷阱坐等獵物入籠。

甩掉張國榮不久,雪梨就迎來了她一生的情劫徐少強。

雪梨和徐少強的愛情糾葛始於1982年。

17歲的雪梨和32歲的徐少強在同拍電視劇《養鬼》時定情,雪梨正式跨入一生的情感深淵。

說到徐少強這個人,沒聽過他名字的至少也看過他演的反派,演技是不錯,人品是爛泥扶不上牆。

徐少強比雪梨大15歲,成名也比雪梨早。

1979年,徐少強在演《天蠶變》中的男主雲飛揚時迅速躥紅,此劇當時還創下了香港電視劇歷史新高,可見觀眾對這一角的喜愛。

走出電視劇角色濾鏡,雲飛揚的扮演者徐少強幾乎可以說是臭名遠揚。

當年《天蠶變》是邊拍邊播,徐少強爆紅後,從對手公司拿了一筆鉅款,玩起了人間蒸發,讓《天蠶變》成了一棟爛尾豪宅。

他不僅在事業上毫無信譽可言,在情感上同樣朝秦暮楚,心性不定。

徐少強爆紅之前已經結婚,並且有個兒子,但是嬌妻愛子都不能讓他收心,婚後身邊依然蜂飛蝶舞,忙得不亦樂乎。

這位情場浪子遇到雨季少女雪梨後,又像蒼蠅一樣,奮不顧身撲來。

涉世未深的雪梨,如何是徐少強這種老獵人的對手,毫無懸念成了籠中物。

姐姐米雪聽說雪梨和徐少強談戀愛後,對徐少強的人品極不認可,堅決反對。

徐少強這次又玩起了人間蒸發,不過這次被蒸發的是雪梨。

他在外面租了房子,把雪梨藏起來,兩人過起了同居生活。

很快雪梨就懷上了徐少強的孩子,懷孕後雪梨才知道,徐少強有妻有子。

被愛情衝昏頭腦的雪梨說,她不介意,願意與另一名女子同侍一夫,並且堅信徐少強和原配已經沒感情,終有一天會離婚娶她。

就這樣,雪梨躲了起來,甘願從人前閃耀的女明星隱退幕後,做起了徐少強陰影下的女人。

其實雪梨出道起點很高,搭檔不是周潤發就是陳百強,再加上自身實力不俗,跟姐姐米雪風格完全不同,短短兩年就收穫不少粉絲,名氣也從香港飄到臺灣。

不過從她決定為徐少強停工開始,就再沒有作品出現,這讓影迷們萬分焦急。

米雪在星馬演出時,不少影迷曾向米雪求助,希望米雪能做雪梨的經紀人,幫她接活兒。

彼時,米雪因為勸雪梨太多,雪梨已經跟她反目並斷絕往來,面對影迷的請求米雪只能無奈地說:「徐大俠把雪梨藏得密不透風,只讓她在家養兒子。臺灣星馬找她拍戲和登臺,都被徐大俠推掉了。」

三年中,雪梨先後為徐少強產下一子一女。

侵入別人家庭的女人,都有一股迷之自信,覺得自己比原配強,終有一日會取而代之,否則男人怎麼會拜倒在自己石榴裙下。

可是她們忘了,蜜蜂采蜜時並不覺得上一朵和這一朵有什麼區別,共同點倒是有一個:所見之時花開正豔。

心甘情願被徐少強藏起來的幾年中,雪梨斷了與公眾的一切聯繫,以全職家庭主婦的身份,安心在家相夫教子,淡定從容等著徐少強離婚娶自己。

後來徐少強婚倒是離了,不過卻遲遲不願與雪梨領證,身邊依舊鶯燕呢喃不斷。

雪梨忍無可忍,強逼徐少強跟自己去民政局領證。

徐少強去是去了,可惜前面的手續都辦完了,只剩最後一步,徐少強卻忘了帶離婚證明。雪梨讓他回去取,他又說早不知道丟哪裡去了,補辦他又不肯。

不願跟雪梨結婚的事實,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僅路人知,雪梨也終於潘然領悟。

裝睡的人永遠叫不醒,不想結婚男人有一萬種理由拖著。

不過領證風波終於喚醒了雪梨,她睜開眼一看,事業停擺6年,從一線女星隕落成路人,身邊只剩下辛辛苦苦養大一對兒女。

鐵的事實擺在面前,雪梨不得不承認,任性決定之下,7年青春終究是錯付了。

年少成名是把雙刃劍,一面送來榮耀的花環,一面擺好了誘惑的陷阱,它給了人放縱人生的張狂底氣,也給了人登高重跌的慘痛教訓。

缺乏人性歷練時,相比撐起頭上的花環,更難的是踩穩腳下的路。

是福是禍還要看自己如何選擇。

任性能放大一時歡愉,卻是以犧牲下半場幸福為代價。

背叛整個世界與徐少強在一起時,雪梨肯定想不到,自己23歲就要以一個單身媽媽的身份,獨自撫養兩個孩子,落寞走完餘生。

餘生的分割點居然是23歲。

張愛玲說過一句話,真正能治癒你的,從來都不是時間,而是明白。

明白自己對徐少強來說不過是一場遊戲,雪梨終於咬咬牙選擇離開。

1988年,雪梨正式向徐少強提出分手,帶著5歲的兒子和3歲的女兒,投奔姐姐米雪,去了加拿大。

一個未婚媽媽,獨自撫養兩個幼兒,個中心酸艱難,恐怕做過母親的人也難以全然體味明白。

除了照顧兩個幼崽飲食起居,承擔流言蜚語外,雪梨還面臨沉重的經濟壓力。

雖說母姊願意幫忙,總不能真拖家帶口附在別人背上過一生。

和徐少強分開不久,雪梨複出拍戲,不過大好時機已經被她揮霍一空,複出之路走得異常艱辛。

娛樂圈永遠不缺年輕漂亮的女人填補,與表演絕緣7年後,好的角色很難落到雪梨頭上,她不得不從一個個配角開始,重新入局搏殺。

甚至為了翻紅,雪梨不得不收起個人愛恨情仇,在劇中與徐少強再組情侶博眼球。

人生的經歷,不管悲喜都不白活。

如果一定要從這段傷痕累累的情感中尋找收穫,那它最大的價值,大概是成就了雪梨「李莫愁」這個角色。

1995年,在《親情》中提攜過雪梨的李添勝,再次找到雪梨,希望她出演《神雕俠侶》中李莫愁一角。

和雪梨的經歷相似,李莫愁也是少不更事時被人猛撩淪陷,春心湧動時被人無情捨棄。

曾經蝕骨侵心的愛恨,都被雪梨融入李莫愁這個角色,她把這個人物演繹得入木三分,愛起來排山倒海,恨起來毀天滅地。

95版《神雕俠侶》播出後,不少人感慨,「雪梨之後再無李莫愁」。

成績斐然的姐姐米雪也當眾認慫,承認雪梨的演技比自己更高一籌。

可這又有什麼用呢?

就算能演絕李莫愁,作為一個未婚媽媽,她必須為兒女撐起整個天空。家庭責任無人幫她分擔,她必須以一己之力全部扛起。

忍辱負重複出的幾年,好不容易靠李莫愁翻紅,可惜回到家中,女兒見到雪梨是滿身滿臉的抗拒,她不再是女兒無時無刻不粘著的親親媽咪,她成了女兒眼中的陌生人。

失去伴侶的纏綿哀傷,讓雪梨更加珍視兒女親情。

看到兒女對自己的疏離,雪梨痛得無法呼吸。

這次她沒有再選擇任性,而是放慢了外出拍戲的腳步,用心在家陪伴兒女的成長,再次漸漸消退出銀幕。

時隔多年,雪梨受邀出席頒獎典禮,記者採訪時她說:「雖然我交了一個壞男人,但我有兩個可愛的兒女,他們是上天賜給我最好的禮物。」

人到中年,能讓雪梨聊以自慰的,也只剩下一雙兒女。

此後很多年,雪梨都沒再拍過戲,也很少在公眾面前露臉,直到女兒出道,雪梨為了助力女兒才出鏡接受採訪。

這時50歲的她,臉頰消瘦,眼神疲憊,皺紋清晰,乾枯的雙手像風乾的樹皮,昔日美人在歲月和愛情的雙重摧殘下,在無可分擔的責任重壓下,黯然失色。

雪梨接受專訪時曾說過,她不後悔那份情那段路。

不管這話如何硬氣,傷在誰身上誰承擔疼痛,再硬的嘴也擋不住身體的誠實,情路坎坷的印記早已爬滿額頭。

巴爾扎克說:「過放蕩不羈的生活,容易得像順水行舟。」

曾經自以為是的我行我素,不過是對放縱自己缺乏克制。

想享受煙花炸裂時的絢麗無比,就得忍受烈焰成為灰燼後寂寥又漫長的寒夜。

人的一生,就像黑夜裡在蒼茫大海上航行,最難的不是等待拂曉到來的孤寂,而是如何不被美人魚動聽又致命的歌聲俘獲。

年少輕狂時自詡的勇敢,多年以後回望,才驚覺是無知。

所有的任性妄為,從另一個角度看去,都是危險而不自知。

有些路,很多人反對走是因為不能走,有些人,很多人反對碰是註定不能碰。

授之以漁,不如授之以娛,希望大家能在我的分享度過愉悅時光,想要了解更多明星趣事,欢迎大家关注我@劉德華經典語錄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