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烏龍院》27年,十位主要角色今昔對比,兩位童星光彩不在,大師兄離世,元華還在堅持動作表演

米朵 2021/06/10 檢舉 我要評論

大家好,我是米朵,每天在這裡為大家帶來港台經典明星趣聞,歡迎大家關注我@劉德華經典語錄

1990年,元奎、劉鎮偉合作了「無厘頭喜劇片」《賭聖》,隨著《賭聖》的問世,「無厘頭喜劇」的創作熱潮,開始在港片大銀幕上風靡。

而在港片作品的市場風靡之下,「無厘頭喜劇」的創作模式,也開始在華語影壇蔓延。

1992年,「臺灣導演」朱延平對「無厘頭喜劇」的拍攝模式進行了嘗試,並先後打造了電影《翹課外傳》、《飛天貓與神經刀》兩部作品。

《翹課外傳》、《飛天貓與神經刀》上映後,都取得了不錯的效果。於是在1994年,朱延平又打造了一部《笑林小子》。

在這部《笑林小子》裡,朱延平大膽啟用了兩位新人小演員釋小龍、郝邵文。

搞笑的劇情設計,搭配上兩位小童星出色的表演,讓《笑林小子》獲得了不錯的市場反響。

於是朱延平導演趁熱打鐵,又在同年拍攝了續作《笑林小子2:新烏龍院》。

雖然頂著「笑林小子續作」的噱頭,但這部《新烏龍院》的故事,已經與前作沒有任何關係,完全可以看作是一部全新的作品。

在這部《新烏龍院》裡,朱延平對港片導演的「惡搞偏好」,進行了肆意模仿。

電影在橋段設計上,也對《太極張三豐》、《倩女幽魂》、《醉拳》等多部港片經典,進行了惡搞、調侃。

除了惡搞當時的那些港片經典,這部《笑林小子2:新烏龍院》裡,還彙集了不少港片大銀幕中的熟面孔。

一晃眼,27年的時光過去了。這部《新烏龍院》裡的演員們,如今也都發生了不小的變化,有的光彩不在,有的已然離世。本期,我們就聊一聊片中10位演員的現狀。

01:釋小龍

一個打星成名的背後,離不開一個成功的動作片系列。成龍有「員警故事系列」、李連杰有「黃飛鴻系列」、甄子丹有「葉問系列」。

而小打星釋小龍的影壇走紅,自然也離不開朱延平導演的「笑林小子系列」。

1991年,年僅3歲的釋小龍,跟隨「少林寺佛學文化訪問團」前往中國臺灣,並在訪問期間,進行了武術表演。

這次特別的經歷,讓釋小龍意外結識了朱延平。

在朱延平的力捧之下,《笑林小子》系列、《中國龍》、《無敵反鬥星》、《龍在少林》等作品,也讓釋小龍走上了演藝事業的高峰。

第14屆金像獎上,釋小龍與搭檔郝邵文,還以頒獎嘉賓的身份,為成龍以及成家班,頒發了「最佳動作設計」的獎盃。

2000年之後,隨著「港臺電影市場」的縮水,釋小龍也回歸了內地演藝界,並憑藉《少年包青天》、《九歲縣太爺》、《少年黃飛鴻》等電視劇作品,獲得了不錯的市場口碑。

不過,小時了了,大未必佳。隨著年齡的增長,褪去了「童星光環」的釋小龍,也開始在華語大銀幕上表現乏力。

現在的釋小龍,雖然一直活躍在華語影視作品之中,但境況卻遠不及兒時那般耀眼。光彩不在的他,也開始向網大電影的市場轉型。

2021年3月,釋小龍還推出了自己的網大作品《燕赤霞獵妖傳》。

02:郝邵文

和釋小龍一樣,3歲時的郝邵文,也因為朱延平導演的《笑林小子》系列,一舉躍上事業高峰。

當然,和釋小龍一樣,郝邵文也未能躲過「小時了了,大未必佳」的命運。

2000年之後,隨著年齡的增長,因為學業的問題,郝邵文淡出了大銀幕。等他長大成人,再度回歸影壇時,早已是物是人非、光彩不在。

2011年,郝邵文雖然與九把刀合作了《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但這部作品卻並沒有讓他的演藝之路,發生太大轉折。

而之後他出演的《我們全家不太熟》、《致青春·原來你還在這裡》、《笑林足球》等作品,質量則一部不如一部。

現如今的郝邵文,也和釋小龍一樣,開始嘗試走入網大電影市場。2021年4月,郝邵文還與「嘎子」謝孟偉合作了網大電影《超神保鏢》。

03:吳孟達

吳孟達飾演的「大師兄」,可謂是這部《笑林小子2:新烏龍院》的「搞笑擔當」。

片中,無論是達叔用假牙剃頭的場景,還是模仿張學友唱《吻別》的橋段,都給觀眾們留下了深刻印象。

90年代初,周星馳、吳孟達這對黃金搭檔,橫掃「無厘頭喜劇」市場。1994年的朱延平,雖然沒辦法請到周星馳,但卻請來了「金牌綠葉」吳孟達。

而吳孟達的出演,也為這部《笑林小子2:新烏龍院》的故事,增加了不少趣味。

可惜,2021年的2月,吳孟達因為癌症去世。這位「金牌綠葉」的電影人生,也就此畫上了句號。

04:李名煬

在片中出演「師父」一角的李名煬,也承包了不少觀眾的笑點。

早年的李名煬,是一名商人,曾成立自己的玩具公仔品牌——「李氏公仔」。80年代初,在經濟大潮的影響下,李名煬的公司開始走下坡路。而此時的他,也選擇了轉型電影市場,嘗試走出人生瓶頸。

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華語大銀幕上,李名煬出演了不少經典的作品。《籠民》、《誘僧》、《天與地》中,他的身影都有出現。當然,觀眾們對李名煬印象最深的作品,還是朱延平導演的「笑林小子」系列。

2008年,這位喜感十足的老戲骨,也走向了自己人生的盡頭,他的電影之路,也就此落下帷幕。

05:張衛健

早年的張衛健,也在這部《新烏龍院》裡出演了「魔教殺手」綠檸檬的角色。

90年代初,張衛健得到王晶的賞識,開始走上「無厘頭喜劇」表演之路。而王晶也有意將張衛健,培養成「第二個周星馳」。

為此,王晶為張衛健策劃了不少電影作品。而《翹課外傳》、《武俠七公主》、《超級學校霸王》等作品,也讓張衛健在港片大銀幕上,收穫了不少市場熱度。

1994年,沒能請到周星馳的朱延平,將張衛健拉入這部《新烏龍院》。而張衛健搞怪、跳脫的表演,也獲得了一大批觀眾的喜愛。

90年代中後期,港片進入衰退期。未能在港片大銀幕上大顯身手的張衛健,轉型到了電視劇螢幕之中。

《西遊記》、《小寶與康熙》、《機靈小不懂》、《少年張三豐》、《方謬神探》等作品,也讓張衛健,一步步走向事業巔峰。

「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雖然曾經的張衛健,憑藉電視劇市場上的出色表現,積累了龐大的觀眾基礎。但隨著時光的流傳,他也未能躲過「市場過氣」的命運。

​2014年之後,隨著新生代流量市場的快速發展,張衛健這位「螢幕老人兒」也逐漸告別了電視劇市場。

現在的張衛健,一直以歌手的身份,活躍於華語演藝界。

06:葉全真

在《笑林小子2:新烏龍院》裡,外形靚麗的葉全真,出演了易容後的「魔教殺手」紅檸檬。

自80年代末起,葉全真便開始在華語大銀幕上活躍。而朱延平導演的「笑林小子」系列、《中國龍》,也算是葉全真較為知名的電影作品了。

2000年之後,隨著「港臺電影市場」的衰退,葉全真也選擇了轉型電視劇螢幕,而2007年的《木棉花的春天》,也讓葉全真獲得了不少好評與讚譽。

現在的葉全真,依舊活躍在華語電視作品之中。2021年3月開播的《戀愛是科學》裡,葉全真也參與了角色出演。

07:苑瓊丹

​港式「無厘頭喜劇」中的金牌女配——苑瓊丹,也被朱延平導演拉來拍攝了這部《笑林小子2:新烏龍院》,並出演了「魔教殺手」綠檸檬的本來面目。

​90年代初的「無厘頭喜劇浪潮」,讓苑瓊丹迎來了自己的事業高峰。

《翹課威龍》裡的「國語老師」、《唐伯虎點秋香》裡的「石榴姐」、《九品芝麻官》裡的「老鴇」,這些經典的角色,讓許多影迷記住了苑瓊丹的面容。

90年代末,隨著港片的衰落,苑瓊丹也走入電視劇市場,《忠義乾坤》裡的「殷十娘」、《僵屍道長》裡的「鐘君」,也讓苑瓊丹收穫了無數好評。

現在的苑瓊丹,依舊在不少影視作品之中活躍。2021年3月開播的《玉昭令》裡,苑瓊丹還出演了劇中「老鴇」的角色。

08:鄭少秋

​在這部《笑林小子2:新烏龍院》裡,鄭少秋出演了片中的「面壁」一角。

鄭少秋可謂是港片、港劇銀幕中的常青樹了。七、八十年代的秋官,憑藉各類古裝大俠角色,走上事業高峰。

而進入九十年代之後,《大時代》、《笑看風雲》、《天地男兒》等商戰作品,又讓他迎來了演繹事業的第二春。

2000年之後的鄭少秋,依舊在各類影視作品之中活躍不斷。《楚漢驕雄》、《御用閒人》、《榮歸》等作品,也讓他收穫了不少好評。

現在的鄭少秋,雖然已經七十多歲了,但卻依舊堅持活躍在華語影視市場之上。2019年的《詭探前傳》、2020年的《將夜2》裡,他都有精彩表現。

09:楊紫瓊

​在該片中,「實力派打女」楊紫瓊,飾演了反派大BOSS的角色。

90年代初的《員警故事3》、《東方三俠》、《太極張三豐》等作品,讓楊紫瓊成為了港片大銀幕上的「動作一姐」。

90年代末,楊紫瓊也和成龍、李連杰一樣,走入好萊塢的大銀幕。而2000年的《臥虎藏龍》,也成為了楊紫瓊演藝生涯中的一座高峰。

現在的楊紫瓊,一直活躍在好萊塢電影作品之中。 2019年的《去年聖誕》、2020年的《領袖水準》裡,楊紫瓊都有不錯的表現。而即將上映的《阿凡達2》裡,楊紫瓊也將有角色出演。

10:元華

早年的元華,也在這部《笑林小子2:新烏龍院》裡出演了一名打手的角色,還與釋小龍上演了一場拳腳交鋒。

八、九十年代的元華,憑藉一張反派臉,在動作港片的大銀幕上紅極一時。2000年之後,港片市場快速衰退,但元華的事業卻並沒有因此受阻。

此時的元華,在電影、電視的大銀幕上左右逢源,2004年的《功夫》還讓他拿下了一座「最佳男配」的獎盃。

隨著時間的洗禮,「七小福」的不少成員都敗給了歲月,元奎淡出影壇,洪金寶回歸幕後,就連熱血、搏命的成龍,也開始在《急先鋒》裡「走樓梯」。

可是,年近70的元華,卻依舊在大銀幕上堅持著動作表演。2020年的《倩女幽魂:人間情》裡,元華還為觀眾們呈現了多場精彩的打鬥戲碼。

​曾經的《笑林小子2:新烏龍院》給無數觀眾帶來了快樂,成為了一代人的童年記憶。

而2018年時的朱延平導演,也重新召集了吳孟達、郝邵文、葉全真等人,打造了一部《新烏龍院之笑鬧江湖》。

然而,這部頂著「情懷」噱頭,製作水準失常的作品,最終也沒能獲得市場觀眾的認可。影迷們對於《新烏龍院》的回憶,似乎永遠留在了27年前,留在了那一段物質不算豐富,但快樂卻簡單、純粹的時光裡。

授之以漁,不如授之以娛,希望大家能在我的分享度過愉悅時光,想要了解更多明星趣事,欢迎大家关注我@劉德華經典語錄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