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高度,就是孩子的起跑線

米朵 2021/08/09 檢舉 我要評論

大家好,我是米朵,寫最暖心的文字,治愈孤寂的心,關注我,溫暖你。

前些天,關係心理學家胡慎之做客十點讀書直播間,說到一個觀點,引發熱議,他認為: 人生90%的短板,是來自父愛缺席。

聽上去有點誇張,但實際上真的是這個樣子。

胡慎之解釋說: 母親給予孩子的,是一種安全的體驗,更多的是把孩子保護起來,而父親給孩子的是一種走出去的力量和勇氣。

父愛最重要的地方,就在於它能夠幫助孩子完成從父母身邊離開,到外面去跟世界建立連結的功能。

成長之中,父母是第一個帶我們認識世界、認識自己的人,但是父親和母親的功能又是不一樣的。

心理學認為,父親在家庭教育中的功能,更多地是幫孩子建立世界的規則。

父親更多地參與了孩子世界觀的塑造,所以, 一個孩子對待世界的方式,和父親有著緊密的聯繫。

電影《如父如子》有著戲劇化的劇情,但是流動其中的情緒,卻是平緩的、柔和的,敘述出兩個爸爸的成長。

野野宮良多是大型建築公司裡的精英,和妻子綠結婚多年,感情十分要好,兒子慶多聰明乖巧,妥妥的人生贏家。

良多做事追求完美,同樣希望兒子能樣樣突出,雖然陪伴孩子的時間不多,但也算歲月靜好。

慶多6歲的時候,一通電話打破了一家人的平靜。

原來,慶多並不是良多和綠子的孩子,當時醫院工作失誤,導致他們和另外一家抱錯,自己的孩子,成長在並不富裕的雄大家。

熊大雖然不像良多有那麼成功的事業,但卻是一個願意花很多時間陪伴孩子的爸爸。

之後,兩家人決定先讓孩子回到自己親生父母身邊。

回到熊大家的慶多,逃離了嚴厲的管教,變得活潑開朗;

而來到良多家的齋木琉晴,雖然有了更富裕的生活,但是沒有了爸爸的陪伴,變得鬱鬱寡歡。

面對良多認為「自己有非我不可的工作要做」的無奈,熊大說: 「父親也是一種沒有人可以取代的工作吧。」

世衛組織有一項研究成果表明,平均每天能與父親共處2個小時以上的孩子,智商更高,男孩更像小男子漢,女孩長大後更懂得如何與異[性.交]往。

美國有一位叫喬治·曼斯爾的海員,他在兒子剛出生不久便出海遠航。

3年後,他回到家裡,發現兒子舉止古怪,性格孤僻,自卑感很強,這被稱為「缺乏父愛綜合征」。

但是父愛缺失和爸爸缺失又是兩個概念。

有些爸爸雖然經常不在身邊,但是在孩子有需要的時候,就會發揮爸爸的功能;有些爸爸雖然每天都在孩子身邊,卻不一定能夠給到孩子父愛,這才是真正的父愛缺失。

著名作家李敖在談到自己的成就時,曾經說:

「我的成就,歸功於父親的教導有方」。

他的父親李鼎彝,畢業於北京大學,是胡適的學生。

在李敖的記憶裡,父親經常給他講北大教授的風采和奇聞異事。

就在這些碎片化的閒聊中,李敖懂得了什麼是「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他也愛上讀書,嚮往成為和這些先生大儒一樣的人。

李敖後來回憶說:

「由於父親的影響,我早在小學的時候,就知道了自己要成為哪種人」。

我們常常用父愛如山來歌頌父親,因為如山,所以他傳遞給孩子的,是安全感、是厚重、是承擔風雨的內涵。

電影《奇跡男孩》中,奧吉因為天生的缺陷,臉部做了27次手術,才能有正常人的呼吸功能、視覺、聽覺等,同時手術也在他臉上留下了很多疤痕,讓他看起來像一個外星來的小怪物。

當他走進校園時,可想而知要面對怎樣的目光和非議,但是為了讓他成為一個和普通孩子一樣,能社交、能有朋友的孩子,父母又不得不讓他學著面對。

果然,奧吉因為被嘲笑,感到傷心難過,他在衣帽間寫滿了:

「只要你消失,世界才正常」。

面對傷心的奧吉,媽媽告訴他:你看我臉上的皺紋,每一根都有不同的時間和來歷。每個人臉上都有不同的印跡,它告訴我們去過那些地方,這絕不是醜陋的。

爸爸則告訴他: 或許你討厭自己的這張臉,但是我很喜歡,因為這是我兒子的臉。

當他受到傷害性的攻擊時,爸爸會給他原則:「如果有人敢傷害你,就反擊,沒有你要害怕。」

當兒子問他為什麼要小聲說話的時候,爸爸又坦率地說:「因為我怕你媽媽」,告訴他愛的正確方式。

這一份全然的接納和毫無保留的愛,讓奧吉有勇氣去探索對他很不友好的世界,有能力去尋找愛。

孩子的教育如畫圓,媽媽畫一半,爸爸畫一半,缺了爸爸那一半,媽媽再努力也不能使其完整……

父親的智慧,啟迪孩子的一生;父親的品格,影響孩子的終身發展;父親的高度,就是孩子的起跑線。

為人父母,總說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但真正的「起跑線」是什麼?

是父母的愛有多充足、是父母的視野有多寬曠、是父母能否成為孩子在人格上的榜樣。

米朵寄語:

在這裡我將每天与大家分享正能量。愿你岁月静静晃,甘苦慢慢尝,好的感恩收藏,坏的无需去想;快乐从不假装,此生尽兴赤诚善良。記得關注我,欢迎留言讨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