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姐史上首位雙料冠軍朱玲玲,50歲二嫁還能嫁豪門,別人以為是「好命」,但是卻沒看到她的優雅智慧

米朵 2021/06/23 檢舉 我要評論

大家好,我是米朵,每天在這裡為大家帶來港台經典明星趣聞,歡迎大家關注我@劉德華經典語錄

2008年11月27日,在新加坡四季酒店正秘密進行著一場婚禮。一對新人租下酒店的20樓全層。現場佈滿了保安,挨個確認所有到訪客人的身份。

聞風而來的媒體紛紛被阻隔在酒店大堂,只能從極少數賓客嘴裡零星聽到點內幕:婚宴只開了三席,每席大概2萬港幣,整場婚禮花費不過100萬。

或許是覺得如此低調簡單的婚禮無法表達自己對妻子的一片真情,婚禮第二天,男方便向港交所公佈: 我羅康瑞要同愛妻朱玲玲共用自己的46億身家。

一時輿論譁然。

朱玲玲?那個港姐朱玲玲?霍英東前兒媳,踹掉富且貴的霍震霆的朱玲玲?她憑什麼50歲二婚還能嫁富豪?

外界太多的驚詫和感慨,最後都匯成了一個詞—— 好命

可「好命」這個詞絕無法概括朱玲玲的全貌,如果她只追求嫁得好這樣的好命,大可乖乖做一輩子霍太太。

她偏偏打破了自己的「好命」。 豪門於她並不是必需,她於豪門卻是一種品格。

二嫁豪門的她早已成為港人心中美貌和智慧的代名詞,是真正的港姐精神的踐行者。

朱玲玲祖籍廣東,1958年生於緬甸,家裡從事木材生意,9歲那年隨家人移居香港。雖然生活環境大變樣,但朱玲玲憑藉極強的學習能力,很快便應付自如。

剛來香港時,她只會說臺山話、緬甸語、英語。後來粵語、國語也講得極其流利。語言天賦高,學習成績也拔尖。倫敦大學普通教育文憑考試她能拿四科A,朋友們都稱讚她聰明又努力。

在學習之餘,她還兼職模特。一開始只是玩玩,後來英國女皇來香港,某大百貨公司特意找來模特進行時裝表演以示歡迎,朱玲玲有幸參加,從此之後她便當起了時裝模特。

儘管她的模特事業起點不低,可那時的朱玲玲,依然是學業為重,她夢想做一名傳理學學士,以後從事廣告類的工作。

可計畫趕不上變化。就在她高中畢業,準備出國留學之際,1977年的港姐競選開始了。

朱玲玲的一位叔叔慫恿她,不如趁著出國前去參加比賽,以後恐怕沒機會了。朱玲玲一想,要不就去試試,一來可以長長見識,二來也是對自己幾年來的模特事業做個交代。

結果無心插柳柳成蔭。朱玲玲一舉奪魁,不僅當選港姐冠軍,還被封為「最上鏡小姐」,成為 港姐史上首位雙料冠軍

港人對這位新晉港姐喜歡得不得了。

才女林燕妮曾描述過朱玲玲的受歡迎程度:「她所到之處,記者都如蜜蜂繞花似的圍過去,其他美女名雌再豔光四射,也沒能像這位香港寵兒那麼引得鎂光燈齊閃。」

普通人在她身上看到的更多是身為港姐的美貌,可在有心人眼裡,除了美貌,朱玲玲還有更大的價值。

就在朱玲玲為參選港姐做準備的同時,香港豪門霍氏家族也在為體育事業四處奔波。

那時霍英東和長子霍震霆為了中國的體育會籍問題,經常國內國外兩頭跑。霍震霆迫切需要打開知名度,以便有助於在國際上開展體育外交活動。

而家世清白、麗質天成、聰慧可人,又受港人追捧的朱玲玲,便成了為霍家快速打開知名度的最佳人選。

當然,排除一些功利性的考量,霍震霆和朱玲玲確實稱得上郎情妾意的「王子和公主般的結合」。

為了追求朱玲玲,霍震霆不僅香車接送,化身護花使者,還每天奉上一束專門從東南亞空運過來的新鮮玫瑰,有時更是扮做小迷弟請朱玲玲簽名。

情節雖然老套,但足以打動美人芳心。可朱玲玲的父母始終不肯鬆口,他們擔心自己的女兒淪為公子哥的玩物。但沉浸在愛情中的朱玲玲,無比堅定自己的選擇: 「他的確是愛我的,我也愛他,我們會很幸福的。」

拗不過女兒,最終朱家父母同意了這門親事。9個月後,朱玲玲嫁給了這位大自己12歲的豪門公子。

結婚那天,轟動全城。霍家豪擲一千萬聘禮,在美麗華酒店設下360席豪門夜宴,4000多位權貴名流赴宴捧場,創下香港20個之最。

高調而奢華的婚禮,讓霍家賺足了眼球。同時從結婚那天起,朱玲玲也開啟了自己的 「體育外交婚姻」

凡是家族要出席重要場合,一定有朱玲玲的身影。比如會見英國女皇,拜訪國際奧會終身名譽主席薩馬蘭奇。朱玲玲儼然成了霍家的外交名片。

被霍家如此看重,又接連誕下三位公子,朱玲玲的貴婦地位可謂牢且穩。 可幸福的婚姻與地位、財富、聲望並不同步,它取決於人們心靈的感覺。

在同霍震霆交往時,朱玲玲看到的全是他的貼心,可一腳踩進豪門,才發現愛情是愛情,婚姻是婚姻。愛情可以拋開生活去談,而婚姻就是生活。

霍震霆老成持重,凡事講究排面,就餐是高級食府,朋友皆達官顯貴,生活總保持一成不變。

兒子霍啟剛曾透露,在父親的衣櫃裡掛著20件同一品牌的西裝;桌子上擺著20副顏色款式皆相同的眼鏡。幾十年沒有改變過。

朱玲玲呢,正值青春活潑的年紀,她的愛好很多,羽毛球、高爾夫球、跳舞、攝影樣樣精通,唯獨不喜交際。

磁場不合的兩人相處久了,矛盾也產生了, 她嫌他無趣,他怪她張揚,免不了鬥嘴爭氣。

除此之外,豪門的諸多規矩也令朱玲玲難以適應。

有一次,她要出席某酒會,盛裝打扮一番後,唯獨缺少一條點睛的項鍊。霍家女眷眾多,不如向她們借上一條。管家聽聞吩咐,很快拿來幾款珠寶,朱玲玲滿心歡喜地選中其中一條,卻被告知要寫借據,登記什麼時間借了哪樣珠寶。

她一聽頓時來了氣,項鍊一甩,我不戴了,酒會也不去了。可霍震霆一次次地派人催促,最終她還是怏怏地去了,只是種在心裡的那根刺越發深了。

後來她又跑去英國,打算和姐姐合開一家首飾店,店還沒開就被霍震霆召回了香港, 「我們霍家嚴禁女人出去開店,霍家的臉都讓你丟盡了。」

丈夫的專制和決絕,讓朱玲玲心涼了一半。

而真正讓她對這段婚姻徹底失望,還是在2000年。那年霍震霆和內地女主播侯玉婷傳出緋聞。在朱玲玲的一再逼問下,霍震霆冷聲應道:「男人嘛,這種事難免。」悲憤的朱玲玲一氣之下搬離霍家大宅,那時的她想必已經做好了結束這段婚姻的準備。

霍英東考慮到霍家的顏面,親自前去勸說,最終說服朱玲玲搬回家。只是同進同出的兩人早已貌合神離。

2006年,朱玲玲向外界宣佈:「我已用回朱姓。」

原來,他倆已離婚兩年,因顧及到霍家的體面及多年情誼,才遲遲沒有公開。

朱玲玲被束縛在籠子裡27年, 即使豪門生活將她的性格磨平了百分之四十九,她依然努力保持住百分之五十一的自我。

豪門婚變,似乎總能扯上巨額財富的紛爭。可在朱玲玲這裡,全然不同。離開霍家,她沒要求分走任何財產,並把跟霍家有關的東西一箱箱打包好全部送還霍家大宅。結束得乾淨俐落。

一旦在金錢上平等了,感情上的糾葛也便明朗了。一切過往都成雲煙,凡事還該往前看。

2006年,前公公霍英東去世,朱玲玲早于霍震霆一小時到達殯葬現場,悉心打點。在靈堂內,她幾次哭成淚人。要說裝,實在是沒必要,那時她同霍震霆早已離婚,也沒有什麼狗血的財產糾紛。

她做這一切完全是出於對霍老爺子的一片敬重。不然也不會成為霍英東原配呂燕妮的義女了。呂老太太多精明一人,早年陪同丈夫開疆拓土,什麼人沒見過,能得到她的認同和欣賞,說明朱玲玲確實不一般。

智慧、周全、重情,這樣的朱玲玲能再次獲得豪門青睞一點不稀奇。

2008年,朱玲玲嫁給了鷹君集團創始人羅鷹石的兒子羅康瑞。羅康瑞是商界奇才。起初,他拿著父親借給他的10萬塊錢做創業基金,後來發展到坐擁4家上市公司,像上海里安廣場、新天地、瑞虹新城等大型項目,都是羅家物業。

雖然此時距離上段婚姻已過去四年,但奈何雙方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從一個豪門進入另一個豪門,這中間稍有不當之處,都可能引起軒然大波。

考慮到雙方的體面,朱玲玲和羅康瑞選擇去新加坡低調完婚。朱玲玲這邊的親朋只有林子祥葉倩文夫婦到場,連她的三個兒子都沒有邀請。

可即便再低調,再周全,也總有傷心之人。2000年,羅康瑞同髮妻何晶潔離婚,媒體說他是為了向朱玲玲表明決心。

從1977年的港姐選拔賽上第一眼見到朱玲玲開始,羅康瑞便足足愛慕了幾十年。而2000年恰逢朱霍關係白熱化,媒體如此猜測也不算妄言。

對於父親離開母親的舉動,羅康瑞的一雙兒女也頗有微詞。兒子同父親更是積怨尤深,不僅結婚沒邀請父親參加,更拒絕繼承家產。

羅康瑞對前妻確實有做得不地道的地方,但能對朱玲玲保持幾十年如一日地喜歡,並在60歲的時候結婚,說他長情還是絕情還真不能一概而論。

著名媒體人查小欣稱二人的婚姻 「是真正的世紀婚禮」。這評價頗中肯。

這場婚禮,論特色遠不如劉嘉玲梁朝偉的不丹婚禮,論排場也不及李嘉欣許晉亨的億元婚禮,只是年齡加起來超過百歲的新郎新娘坐在一起簡簡單單吃頓飯,便許下了共度餘生的承諾。

對於經歷過世事滄桑,見識過人情冷暖的人來說,還能如此熱誠地相信婚姻,這本身不就是極為溫暖浪漫的事嗎?

港媒曾將朱玲玲離開霍家比作戴安娜離開英國王宮,只是這位「香港戴安娜」要幸運得多,不僅找到了自己的Mr. right,還實現了自我價值。

再婚後,朱玲玲開心地表示: 「我做回了自己,我們很合拍,先生生意忙碌,我們會珍惜相處的時間,互相遷就。」

朱玲玲想去逛平價商店,羅康瑞便換上舒適的衣服,陪伴左右,時不時給點建議。逛累了,便去小食店吃飯。生活簡約而幸福。

朱玲玲愛攝影,羅康瑞便同她一起去非洲捕捉鳥類遷徙的畫面。為搏美人一笑,還花了三十幾萬買下老婆的一幅作品。

同羅康瑞結婚後,朱玲玲每每現身,都春光滿面,儼然一副命運又重新回到自己手中的從容和自足。

在羅康瑞的寵愛和支持下,朱玲玲開始專心致志搞事業。

她開辦攝影展,將所籌資金全部用於慈善事業,説明數萬視障人士恢復視力。她聯合歷屆港姐創立的慈善機構「慧妍雅集」一直為社會做貢獻,幫助學障兒童正常成長,資助汶川地震災後家園重建。

生在富貴家,還能心系各階層,難怪她被人稱為「最美港姐」。 這種美不是樣貌、氣質上的表面美,而是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共情美。

就像她在霍家多年,儘管生活不如意,但身為霍家兒媳該負的責任,該留的體面一點都不少。

就像她低調地嫁入羅家,並不會糾結於一些面子問題,總能拎得清看得遠。

能有這般格局和料量,還真不同于一般的女人。

這也就不難理解,霍啟剛為何能踩人字拖、吃農家飯、下泥水地,還能連續四年以全國政協委員的身份參加全國兩會。他能如此親民、上進、優秀,母親朱玲玲的見識和經歷,絕對給了他很多啟發和觸動。

當然,深受啟發的還有另外一群人。朱玲玲嫁入豪門,開闢了港姐嫁富豪的先河。普羅女性也從中看到了一條快速成功的路徑。 只是路子可仿,命運難擬。

有的以孩子做籌碼,可是接連生了好幾個,依然拿不到豪門通行證(比如吳佩慈);

有的遇人不淑,淪為單親媽媽,形象受損導致事業停滯不前(比如2001年港姐冠軍楊思琦);

有的萬幸進入豪門,可還沒享受到闊太生活,便被立下各種家規(比如李嘉欣,許家有8條規定,包括不能當眾親吻、衣著暴露等)。

一些人鉚足了勁兒往前沖,只是徒有嫁入豪門的野心,卻不見得有脫離豪門的底氣。

也難怪,如果有機會,誰不想過得輕鬆點。可若只是一具空有美貌沒有頭腦的軀殼,又能輕鬆多久? 野心固然無可厚非,可那份底氣才最難能可貴。

它意味著你還是你自己,意味著人生更多可能,意味著你即便獨身也能活成一朵肆意的花。

授之以漁,不如授之以娛,希望大家能在我的分享度過愉悅時光,想要了解更多明星趣事,欢迎大家关注我@劉德華經典語錄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