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歌讓兩位天后「開撕」,陳慧嫻和梅豔芳的千夕之爭真相為何,31年後陳慧嫻終於說出來

米朵 2021/06/09 檢舉 我要評論

大家好,我是米朵,每天在這裡為大家帶來港台經典明星趣聞,歡迎大家關注我@劉德華經典語錄

陳慧嫻,別人是「一首歌吃一輩子」,可她的「神曲」卻實在太多:《千千闕歌》《飄雪》《紅茶館》《傻女》《人生何處不相逢》……

當年,陳慧嫻在粵語歌壇與梅豔芳分庭抗禮,若說梅豔芳是永遠的女王,她就是永遠的公主。陳慧嫻留學之後王菲才在歌壇鵲起,時至今日仍有人問:

如果當初陳慧嫻沒在巔峰期去讀書,那麼王菲會火起來嗎?

如今,粵語歌壇最巔峰的年代早已過去,梅豔芳香消玉殞、王菲隱退多年,只有陳慧嫻還在堅持開個唱、辦巡演。

當年與梅豔芳之間的「千夕之爭」(《千千闕歌》與《夕陽之歌》),讓陳慧嫻帶著遺憾暫別歌壇,迄今仍是歌迷心頭的「懸案」,陳慧嫻時隔31年發聲,終於講了當年的故事。

一、出道:「港樂公主」,集萬千寵愛於一身

陳慧嫻擁有一把堪稱上天恩賜的好嗓子,清澈透亮,哀而不傷,即使最悲傷的情歌被她唱出來,都不卑不亢落落大方。

18歲時被星探發掘,1984年1月與陳樂敏、黎芷珊一起發了唱片《少女雜誌》,憑藉單曲《逝去的諾言》獲得當年的十大中文金曲「最有前途新人獎」。

半年後,她發行個人首張專輯《故事的感覺》,銷量爆了,一舉拿下當年的「白金唱片獎」。

個人認為,陳慧嫻的爆紅是時勢造人。在她之前的香港樂壇,流行成熟美豔型的女歌手,比如梅豔芳、葉倩文,而中森明菜的走紅,把這股「清純學生妹」風潮也吹到了香港,陳慧嫻成了被時代選中的幸運兒。

幾年間,她推出的《Priscilla》、《反叛》、《變變變》、《傻女》都一路爆紅,銷量屢屢拿下白金,1988年拿下叱吒樂壇女歌手銀獎,而金獎是梅豔芳、銅獎是林憶蓮。

出道不過短短5年,陳慧嫻成為風頭一時五兩的天后時才24歲。

舞臺上的她是「百變公主」,人們叫她「嫻公主」,說她是「港樂公主」,1988年她在廣州開個唱,也成為第一位來大陸開個唱的香港女歌手。

當時的陳慧嫻,跟後來「封為歌神」的張學友是寶麗金的金童玉女,合唱過不少歌曲《夜半輕私語》、《愛和承諾》等,歌迷們也很喜歡他們倆的CP。

二、激流勇退:同一首歌,送別了張國榮和陳慧嫻

1989年,香港樂壇彌漫著一股告別的傷感。

張國榮宣佈告別歌壇,譚詠麟宣佈不再領獎;

梅豔芳宣佈不再領獎,陳慧嫻也宣佈暫別歌壇去念書。

當年譚詠麟與張國榮之間有「譚張爭霸」,陳慧嫻跟梅豔芳也有「千夕之爭」:兩首歌都是改編自日本歌手近藤真彥《夕陽之歌》,同曲不同詞、意境也不同的《千千闕歌》和《夕陽之歌》。

時隔多年,陳慧嫻親自講述了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原來是電臺DJ黃靄君向而陳慧嫻推薦了日文《夕陽之歌》,她的監製歐丁玉也覺得曲子很好,於是找到版權擁有者陳淑芬(梅豔芳經紀人)得到了授權。

之後,梅豔芳也喜歡這首歌,於是跟陳淑芬要版權,陳淑芬說已經賣給陳慧嫻了,如果想要這首歌,就要比陳慧嫻更早發行。但梅豔芳沒這麼做,陳少琪填詞、她唱的《夕陽之歌》,在陳慧嫻發行《千千闕歌》一周後才面世。

兩首歌正面「對打」的結果,是陳慧嫻的《千千闕歌》發行量35萬張,梅豔芳的《夕陽之歌》發行量近20萬張,壓倒性優勢。

於是1989年第7屆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的「金曲金獎」未頒獎前,很多人認為一定是《千千闕歌》拿獎。但是,由於寶麗金總經理關偉跟TVB的糾葛,「最受歡迎女歌手」和金曲金獎都頒給了梅豔芳和《夕陽之歌》。

年少氣盛的陳慧嫻,帶著遺憾在1989年底的告別演唱會上,以「千千闕歌」告別歌壇。

同一年,張國榮在告別歌壇的演唱會上,也唱起了這首歌。

現在想來,林振強填詞的《千千闕歌》與陳少琪填詞的《夕陽之歌》,一首是直抒胸臆的離愁別緒,一首是悲惋惆悵的人生感歎,兩首歌都是不可多得的佳作。

可惜的是,一曲《千千闕歌》唱罷,陳慧嫻轉身離開,她星途中最璀璨的「一頁」也戛然而止。

三、重返樂壇:物是人非,歌壇已是換了天下

陳慧嫻去留學,是為了完成對父親的承諾,但當她於1995年拿到心理學的學位留學歸來時,樂壇已經是王菲、林憶蓮的天下。

林憶蓮,1990年憑《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獲得叱吒樂壇女歌手金獎;

王菲,1994年憑《天空》獲得最受歡迎女歌星獎,同年在紅磡館舉辦18場「最精彩演唱會」,打破香港歌手初次開演唱會的場次紀錄;

還有鄭秀文、彭羚,論人氣、論唱功,樣樣不輸陳慧嫻。

1995年,陳慧嫻複出的第一張唱片《Welcome back》獲得了歌迷的追捧,但次年「公主」就不得不面對一個現實:她,在公司眼裡,只是「歌星」,不再是「天后」了。

當年的初戀男友、同時也是她的金牌監製的歐丁玉,在陳慧嫻留學期間移情別戀,6年的感情敵不過異地的距離。

從寶麗金「轉會」到新藝寶之後,能夠幫助她的貴人「好像全消失了」。她問新唱片如何定位,他們答「不急」;她提議搞小型音樂會,他們說「沒預算」。

無奈,被「雪藏」的陳慧嫻在2000年,選擇再度退出歌壇。

更想不到的是:從這年開始,她三進三出樂壇,而每一次都伴隨著感情生活的重大打擊。

四、感情生活:遇人不淑,三段感情皆「重傷」

陳慧嫻雖然貴為天后,但是生活圈子不大,幾乎每段戀情都是在工作中發生:初戀歐丁玉就是。

兩人相差8歲,愛情是從互相欣賞開始的,作為陳慧嫻的監製,歐丁玉常常自豪地對其他女歌手比如鄺美雲說:「你要像陳慧嫻這樣唱」。

陳慧嫻1989年出國留學時,兩個人還堅信感情不會變質,但是就在她到國外的第二年,歐丁玉告訴她:「我有了新的感情」,後來陳慧嫻才知道:他娶了一個長相九成像她的太太。

那段分手之後的日子,陳慧嫻把自己的感情傾訴給了作詞人林振強,寫成了那首膾炙人口的《飄雪》。

不過,歐丁玉和陳慧嫻仍然是工作上的朋友。

若干年後,陳慧嫻舉行演唱會,歐丁玉給她伴奏,她唱起了那首《後來》:「如果當時我們能不那麼倔強,現在也不那麼遺憾」。

陳慧嫻也終於承認:「歐丁玉是最愛我的人,他真的是個很好的男人。不過想起來,也是緣分註定我們要分開的。曾經在一起過就夠了,至少知道有人曾經那樣疼愛過我。」

陳慧嫻的第二段感情,是跟自己的形象顧問張卓文。

他們倆的戀情,從1994年開始到2002年結束,陳慧嫻這八年愛得太投入,像歌詞中唱的「迷迷惘惘,聚滿心中,追蹤一片冷的風」,希望一個以自我為中心的男人為她改變。

「他的確不是我理想中的男人,他是一個以自我為中心的人,以為自己可以治好他,可是我失敗了。」

兩段感情相繼失敗,加上事業不順,她患上了焦慮症。

伴隨焦慮症而來的是藥物反應——暴飲暴食,朋友們為了幫她,把冰箱裡的食物用鐵鍊鎖起來,她甚至會半夜爬起來撬鎖、或者拿鋸條鋸斷密碼鎖!

2003年,陳慧嫻為了焦慮症求醫時,遇到了第三位男朋友:謝國麟醫生。兩個人是中學同學,他暗戀女神已久,借著看病的機會,他百般呵護、無微不至。

陳慧嫻曾以為找到了「對的人」,在演唱會上公開對他示愛:「希望你真誠地對我,喜歡我,希望我們一起老去。」

但是這依舊是個渣男。2007年,謝國麟被媒體抓到偷情小護士,兩人分手告終。

不過她給他留足了體面,讓他在找到房子之後才搬出去,並且對媒體說:「分開不是因為他出軌別的女人,而是因為思想上無法溝通。」

難怪當初林振強為她寫出《傻女》!她就是一個善良得有些傻傻的女孩。

結語

56歲了,陳慧嫻依然是忠實歌迷心中的「公主」。

面對自己、面對歌迷、面對媒體,她雲淡風輕地調侃中,有了對一切往事的釋然。

在演唱會上,她對歌迷說:「我是盛女,盛放花朵的盛」。

在採訪裡,她對催婚的記者說:「碰到一個適合的,我喜歡的,正好他也喜歡我的人,太難了。」

對當年曾經意難平的「千夕之爭」,陳慧嫻乾脆在演唱會上,把《千千闕歌》和《夕陽之歌》放一起都唱了。

有人問她:你現在還有什麼夢想?她說:

「哪怕大雨中只有幾個歌迷,我也會淋雨唱到最後。」

授之以漁,不如授之以娛,希望大家能在我的分享度過愉悅時光,想要了解更多明星趣事,欢迎大家关注我@劉德華經典語錄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