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歲父母離婚,五年龍套卻遭封殺,如今被嘲過氣,黎明辛酸往事

米朵 2021/06/17 檢舉 我要評論

大家好,我是米朵,每天在這裡為大家帶來港台經典明星趣聞,歡迎大家關注我@劉德華經典語錄

2016年,黎天王曾發表過對小鮮肉的看法:

現在很多年輕的演員長得很帥,演技一般,唱歌也一般,其實我當年也一般,現在也一般。 唯一替他們不值的是,因為他們生不逢時,如果早出生二十年,他們也是天王。

這段自嘲,如果有人當真了就有趣了,今天人們再說起四大天王,黎明是最沒有人氣的那個。

然而實際上, 當年他最火,是四大天王裡公認的老大,也是第一個拿影帝的。在唱歌方面,甚至能和張學友掰一掰手腕。

一、父母離婚,演戲跑五年龍套

1966年,黎明出生在北京,因為家庭成分特殊,總受到小朋友的排擠,一直沒有安全感的黎明,很喜歡纏著媽媽,走到哪跟到哪,買菜的時候也不例外。

當時北京有一項交通條例,單車不能帶人, 媽媽就只能給兒子套上袋子,偽裝成貨物。

1970年,黎明一家遷往香港,父親的生意還沒有起色,家裡的經濟一度很緊張。

黎明不會說粵語,在幼稚園的時候,總被人欺負,好在他有一個溫文儒雅的父親,不管工作到多晚,他都會抱著黎明,一句一句耐心的教他粵語。

成年後,黎明的一舉一動都帶著父親的影子,他很驕傲地將父親視為自己的偶像。

黎明12歲那年,父親的生意做大了,他搖身一變成為富家公子。

2年後,黎明的父母離婚,他被送往英國讀書,他在英國的那所學校實施軍事化管理,不僅衣服、鞋子、被褥要自己打點,就連就餐、洗浴、上床也有嚴格的制度,時間卡的分秒不差。

黎明在香港習慣了天天沖涼,但在英國,學校只允許他一周洗兩次澡,每次五分鐘。

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黎明都因為晚上沒沖涼而睡不著。

北京、香港、英國,黎明像浮萍一樣漂泊無依,這些難捱的日子後來化作了他眉眼間的陰鬱。

很多個見過黎明的人,不約而同地用「憂鬱」來形容他。

1985年,黎明染上了英國花粉症,不得不回香港治療,再回到香港,撲面而來的熱氣和熟悉的粵語,一下子激起了黎明心中埋沒日久的歸屬感。

他不想再去英國了,於是報名參加了碧泉新星大賽,拿了冠軍,一個評委說:「 看到黎明一出來,好像王子一樣。

還沒等他開口,就畫了高分,然而拿了冠軍,黎明依舊是港圈裡的小透明。

第一次跑龍套,導演讓他從三四樓高的地方往下跳,貴公子一咬牙跳了,導演還算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就把他忘了。

1986年,不死心的黎明繼續報名參加第五屆新秀歌唱比賽,拿了銅獎,獲得無線電視臺星探垂青,簽約TVB,開始了在各大劇組跑龍套的生活,一跑就是五年。

在這漫長黯淡的時光裡,黎明撐不下去的時候就對自己催眠,再忍一忍,下一年不紅就算了。

然而五年過後,他等來的卻是無線的封殺。

二、從封殺到第一個拿影帝

黎明被無線封殺的內幕是這樣的:

他是作為歌手被無線簽約的,後來被無線塞到劇組跑龍套,每個月只能拿一點點微薄的薪水,黎明就把父親賣的大哥大帶到劇組推銷,而且他去劇組開工時,開的還是賓士跑車,一來二去就引發了不少的反感。

這些情緒在歷史劇《晉文公》拍攝時,到達了頂峰。

香港很熱,古裝劇的服裝又很厚,黎明拍戲時很辛苦,一天睡不到3個小時,於是很快就發燒了,黎明提出休息一天,但上司不同意,劇組停工一天,公司就損失幾十萬。

黎明當然沒理上司,於是在有心人的煽風點火下,黎明就被冠上了「未紅先嬌」的惡名,無線決定封殺他。

很多年後,再回憶起這段經歷,黎明依舊難以釋懷。

他說:「 一個小演員,是沒有生病和遲到的自由的,就是要病,也要等劇集拍完了才能病,說心裡不委屈那是騙人騙己,我連個解釋的機會都沒有,只能一直被批評。」

在香港是混不下去了,黎明轉而來到臺灣發展,這次他沒有被埋沒。

中視慧眼識才,拉著他拍了一部《風雲時代》,結果收視力壓一姐趙雅芝的《芙蓉鎮》。

顏值過於出眾的黎明,短短四個月就在臺灣紅得發紫。

而無線那邊,在香港禁播黎明演的所有影視作品,把《晉文公》《回到唐山》《天涯歌女》等,一股腦塞到東南亞,不料好評如潮。

這下無線坐不住了,連打幾通電話,催黎明回來。

中視也不肯放人,量身為黎明寫了一部劇《嫁到宮裡的男人》,想留住他,無線說:「那是什麼玩意,你回香港,我讓當家花旦周海媚和你搭戲,一定捧紅你。」

黎明開出了三個條件: 一幫助自己在歌壇發展,二加薪,三每天保證有三個小時以上的休息時間,無線一一答應。

1990年,黎明回到了香港,簽約了寶麗金,連發三張粵語專輯《相逢在雨中》、《親近你》、《是愛是緣》,和周海媚的《今生無悔》,和羅慧娟的《人在邊緣》,兩部大戲家喻戶曉。

那個年代的少女們,床頭貼著黎明的海報,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親黎明一口,然後對著羅慧娟的海報扇兩巴掌。

2002年,黎明憑《三更之回家》獲得金馬獎最佳男主角, 成為四大天王裡第一個拿影帝的。

在歌曲方面,當時公認的前三是:張學友、黎明、劉德華,以至於黎明甚至成了參考座標。

香港有句老話: 你再紅,能紅過黎明嗎?

三、傳奇黎明慈善天王

黎明有個洗不掉的污點。

那是在1991年7月28日,華東地區發生了百年罕見的大洪水,無線、亞視、香港電臺、香港商業電臺四大傳媒,聯手舉辦了「忘我大匯演」,為災民募資。

這場匯演全程直播,由人造衛星發往二十多個國家,全香港的明星近乎傾巢出動,黎明認認真真唱了兩首歌,然後坐車去電視臺拍戲。

在他走後不久,一個富婆花五十萬點他唱《對不起,我愛你》,黎明只得重返現場,沒想到唱走音了,一時間滿城風雨,有關黎明唱功的質疑居高不下。

黎明說:「 那段時間要被唾沫淹死了。

再後來這段往事,成了黎明心裡過不去的坎。

2016年他在參加《今夜百樂門》時自嘲道:「 當我唱歌時,觀眾總擔心我會跑調,其實我也挺怕,觀眾會跑掉。」

四大天王的封號一度帶給黎明很大的壓力,他當年又是其中最紅的,很多次媒體叫他黎天王時,他總是擺擺手說:「 我不是什麼天王,只是我自己,」還說如果有機會,我就退圈了。

機會在1994年來了,聯合國任命他為「國際愛心大使」。

黎明更忙碌了,他全球開演唱會募資,為8000萬貧困兒童注射了小兒麻痹疫苗, 這一前無古人的壯舉,至今沒人超越。

次年他又深入盧旺達,為無家可歸的孩子送去帳篷和大米,在漫天的瘟疫和腐臭中,他是唯一一個走完全部帳篷的人。

新疆地震、東帝汶海嘯、巴西兒童,只要有災難發生的地方,就有他的身影。

2016年,香港一大廈倉庫發生火災,兩名消防員罹難,黎明匿名捐款50萬,用於安置消防員家屬。

2019年,53歲的黎明參與跑100樓挑戰,最後籌款310多萬,他是香港萬眾同心公益金籌款最多的藝人,曾創造2天個人籌款近700萬的紀錄。

如今隨著港娛的落寞,張學友的歌,劉德華的影,郭富城的舞,天王們的傳奇已經過去二十多年了。

然而在黎明身上,我們似乎看到了「天王」的另一種詮釋, 不僅代表絕代風華,也可以護國安民。

授之以漁,不如授之以娛,希望大家能在我的分享度過愉悅時光,想要了解更多明星趣事,欢迎大家关注我@劉德華經典語錄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