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的親情會見!「3歲癌晚期」男童「與服刑爸爸」牢中相見,畫面太催淚,法律無情,人間有愛!

小野妹子 2021/01/22 檢舉 我要評論

這時間,最能打動人心的就是血濃於水的親情,法律無情,但人間有愛!

「小孩是肺癌晚期,現在吃藥控制病情,但能控制多久誰也不能保證。可能是見爸爸的念頭支撐著他到現在,但並不知道能堅持到什麼時候。」

孩子病情在惡化,母親很擔心孩子堅持不到丈夫刑滿釋放的那天。。。。。。

Advertisements

11月8日上午9點30分,患病幼童安安(化名)終於在柳州市第二看守所的會見室裡,見到了兩個多月未見面的爸爸。安安的爸爸計某,是一名服刑人員。他抱起兒子放在自己的腿上,雙眼閃動著淚花。

3歲男童患上肺癌

Advertisements

計某因醉酒駕駛犯了危險駕駛罪,被法院判刑3個月 ,刑期從8月26日至11月25日。8月20日,在計某開始服刑前,他年僅3歲半的兒子安安就開始發燒,而且是連日高燒不退。

9月26日,安安在醫院接受肺部穿刺活檢手術時,出現大出血癥狀,被轉到重症加護病房搶救。搶救期間,醫院給安安的親屬下達了病危通知書。經過4天的搶救,安安雖然脫離了危險, 但9月29日得出的檢查結果卻確診安安患上了肺癌。

這樣的診斷結果,讓安安的家人難以接受。 安安所患肺癌已是晚期,無法採用手術切除的辦法治療;因為孩子的年紀太小,也不能採用化療等治療方案。 目前,安安只能通過服用中藥來盡量控制病情。然而,檢查結果卻顯示,安安身上的癌細胞仍在擴散。

Advertisements

申請會見服刑爸爸

最近,安安一直在忍耐著重病帶來的身體不適。他在每天服藥或病痛來襲時, 常常說自己想爸爸。

每當這時,安安的媽媽只能抹掉眼淚,儘力安撫兒子的情緒。 她也擔心,不知兒子能否等到計某刑滿釋放回家。

11月初, 安安的媽媽向計某服刑的柳州市第二看守所遞交了申請書,希望能讓孩子儘快見上爸爸一面。

安安的媽媽在申請書中動情地寫道:

「孩子每天都說想爸爸,問爸爸為什麼還不回來。每當兒子問起,我都忍不住默默流淚。在他最無助最需要爸爸的時候,爸爸卻不在身邊。我希望在他生命最後寶貴的時間裡,爸爸能陪在他身邊,別讓他在最後的時間裡留下什麼遺憾……」

Advertisements

這份申請書,深深地打動了員警們。看守所領導經過研究, 決定安排一次特殊的親情會見。 據柳州市第二看守所副所長曾傑介紹,組織這樣一次親情會見,並不是件簡單的事。

由於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需要,此前,在押人員和親屬之間能夠進行較親密接觸的親情會見已全部暫停 ;日常會見時,在押人員與親屬之間都會被一塊玻璃隔開,只能通過電話交流。

隔著防護服的擁抱

為了確保這次親情會見能安全進行,看守所員警對安安及其親屬的行動軌跡進行了追蹤,確保他們近期沒有離開過柳州。此外,員警還查驗了他們在醫院進行核酸檢測的結果,並要求他們佩戴口罩,掃碼進入看守所。

11月8日上午9點30分,計某穿著防護服,戴著防護鏡、手套,準時出現在會見室。額頭上還貼著退熱帖的安安,見到爸爸就激動地跑了過去。計某坐在沙發上,將兒子抱起,放在自己的腿上。計某問安安: 「在家聽不聽媽媽的話,有沒有乖乖吃藥?」 說著說著,眼淚就開始在他的眼眶中打轉,他不得不摘掉防護鏡擦拭。

Advertisements

上午將近10點,短暫的親情會見結束了 安安跟爸爸依依道別, 最後離開的時候,還給爸爸了一個飛吻。 計某一步一回頭地返回監舍。 按照疫情防控的要求,他還要接受一段時間的隔離觀察。

雖然目前距離計某刑滿釋放只有半個多月的時間,但媽媽很擔心孩子的身體。

「別看他現在精神狀態好,是因為剛才吃了退燒藥把病情壓了下去,那個葯只能堅持一兩個小時,藥效一過,他又昏昏沉沉了。可能是想見爸爸的念頭一直支撐他到現在,也不知道能堅持多久。」

媽媽稱,「能堅持多久誰也不能保證,看老天是否眷顧他,能不能堅持到他爸爸刑滿釋放的那天。」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