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我素單立文:欲打磨演技卻被告知「風月片」並不需要,索性五次出演西門慶成「專業戶」,年輕時不相信愛情,如今在社交平臺公開稱:沒錢怕老婆

米朵 07/06/2021 13:46 檢舉

大家好,我是米朵,每天在這裡為大家帶來港台經典明星趣聞,歡迎大家關注我@劉德華經典語錄

怕老婆的種類有三:一曰「勢怕」;二曰「理怕」;三曰「情怕」。

「勢怕」又有三:一是畏妻之貴,仰其伐閱;二是畏妻之富,資其財賄;三是畏妻之悍,避其打罵。

「理怕」亦有三:一是敬妻之賢,仰其淑范;二是服妻之才,欽其文采;三是量妻之苦,念其食貧。

「情怕」亦有三:一是愛妻之美,情願奉其色相;二是憐妻之少,自愧屈其青春;三是惜妻之嬌,不忍見其顰蹙。

娛樂圈的男明星那麼多,敢公開在社交平臺上承認怕老婆的,恐怕只有單立文一個。

2021年5月13日,香港著名的歌手、演員單立文,突然在多平臺同步了一條社交動態。

單立文公開直言自己「沒錢、怕老婆」,所謂何由呢?

原來近年來,單立文演藝事業進入「瓶頸期」,而其妻子胡蓓蔚則在棄藝從商之後聲名鵲起。

好事的娛樂媒體和吃瓜網友「 見縫插針」,屢屢「 冷飯熱炒」,嘲諷單立文「 吃軟飯」。

本來一開始,單立文選擇無視。但隨著 狗皮膏藥式的翻炒,單立文感覺自己在受到冒犯了的同時,也被干擾到了正常的生活。

無奈之下,悲憤之中,單立文作出了令人瞠目結舌、但又讓人佩服不已的回應。

但實際上,當你瞭解了單立文的 人生經歷演藝經歷,以及 感情經歷之後,你就會發現: 單立文沒錢怕老婆只是表像,我行我素真男人,才是最適合他的標籤。

1955年,尚在藝校讀書的約翰·列儂組建了一支名喚「採石工人(the Quarrymen)」的樂隊,這個不世出的音樂天才開始有意識地將各種音樂風格融匯在一起,開拓出了 迷幻搖滾流行搖滾等曲風。

接下來的幾年,約翰·列儂召集了保羅·麥卡特尼、喬治·哈里森穩定樂隊的核心陣容,開始逐漸在世界范圍內展露頭角。

大致在「甲殼蟲樂隊」成型時期,1959年3月17日,單立文出生了。

單立文的父親是個「差人」,母親是個「高知」,兩人都是狂熱的搖滾樂愛好者。

等到60年代「甲殼蟲樂隊」風靡全球之際,他們不僅將自己的子女打扮成「搖滾風」,而且還督促著他們嚴格學習音樂。

比如,單立文的姐姐從小就學小提琴,單立文的哥哥則是學低音吉他。

良好的音樂環境和家庭薰陶,培養了單立文的音樂素養,這為他以為闖蕩音樂圈埋下了伏筆。

但是等到單立文10歲那年,他的父母離婚了。

跟著母親生活的單立文缺乏管教,荒廢學業,僅念到中五,他就輟學了。

可生活還得繼續呀,早早闖蕩社會的單立文如何生存呢?音樂天賦驚人的他成為了一個地庫酒吧樂隊的吉他手,月薪800元港幣,儘管介紹人後來抽走了200元。

正所謂「 時也,命也;時也,運也」,單立文幸運地出生在了香港樂壇最好的年代:許冠傑幾乎憑一己之力將粵語歌推廣開來,羅文則是讓國語歌和影視完美地結合。更重要的是, 那時候音樂人的待遇好,一個輟學花季少年,第一份工作就有月薪800元,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嗎?

但是賺錢太容易,反而會讓年輕人迷失自己。對於單立文來說,也是如此。

常年待在酒吧這種嘈雜的環境之中,單立文花天酒地,最大的興趣就是交女朋友。至於夢想,用單立文後來採訪中的話說: 「當個樂手夢想很簡單,想去大酒店的迪斯可,那裡女孩多!」

你看看,單立文從來不藏著、掖著,其真實如斯。

所以,很多作者寫單立文「油膩」、「出道即顛峰」,其實是不正確的。

恰恰相反,單立文的成名時間非常晚。

直到1981年,單立文跟蘇德華和黃良昇為夏韶聲伴奏時,被「亞洲鼓王」 Donald Ashley發掘,才發了一張黑膠唱片。不過,也只是略為人知而已。

單立文真正聲名大振的時候是1986年TVB舉辦的「泛太平洋作曲大賽」,當時儘管最火的是達明一派和藍戰士兩個樂隊。但單立文卻在評委羅文的發掘下,簽約了sony。兩者一個得名,一個取利。

但遺憾的是,得名的強勢暴走,得利的卻又迷失了。

加入唱片公司後,單立文和樂隊成員們收入大增,哥幾個共患難,卻沒能同富貴,樂隊解散了。

兜裡揣著大把鈔票,多金且顏值不俗的單立文成為了一個聞名香江的「浪子」。

彼時,導演羅卓瑤正為《潘金蓮的前世今生》中的西門慶選角一事頭疼呢,看見單立文後猛地一拍大腿: 這不活脫脫的就是西門慶嘛!

這部90年的電影為單立文打開了另一扇門,助他在奪得了香港金像獎最佳新人獎的同時,也引起了各大影視公司的注意。

先下手為強的嘉禾,直接派蔡瀾將單立文簽入麾下。

稀裡糊塗之中,單立文和葉子楣拍了風月片《聊齋豔譚》。

這部電影在創下了票房奇跡的同時,也給單立文貼上了西門慶的標籤,一直跟隨到他現在。

可實際上,當時轉戰電影領域的單立文,單純地只是想打磨自己的演技,做個實力派演員。

然而,影視公司卻告訴他:拍風月片不需要演技!

憤憤不平的單立文索性將「鹹濕」進行到底,他頂著壓力、帶著質疑和誤解, 累計五次出演西門慶!

當時和他同樣「待遇」的還有徐錦江,只不過徐錦江的畫家身份沖淡了他的「鹹濕」,而單立文的地下歌手經歷則增加了他的「鹹濕」。

但哪怕單立文想在風月片領域繼續發展,但隨著香港電影「分級制度」的出臺,他也只能放棄了。

所以我們看到,單立文後來還是拍了很多非風月片的。比如《賭俠》《望夫成龍》《城市獵人》《大鬧廣昌隆》等等。

其實在演戲期間,單立文曾嘗試過回歸樂壇。

他先和劉以達合作,後來又被鐘鎮濤帶回樂壇,再後來鐘鎮濤又將他推薦給雷頌德......

但畢竟香港樂壇最好的時代已經過去了,香港樂壇和香港影壇在時代的浪潮中,一併沒落了。

可單立文並不悲觀,他既不沉湎於過去,也不憧憬於未來,而是甘心做個俗人,一個顧家愛妻的俗人。

至於感情,單立文直言自己是個「浪子」。年輕時,收不住心,沾花惹草他從不否認,也不回避。

和梅豔芳的一段短暫感情,被人當作談資時,他只能勸大家斯人已逝,莫要打擾。

演完五次西門慶之後,入戲太深的觀眾,對他避之不及,他也不以為意。

胡蓓蔚出現在他生命中時,他心懷感激。兩人同甘共苦,相濡以沫,風風雨雨走了幾十年。

現在的單立文人情冷暖嘗盡,世態炎涼看透,帶著遺憾不無深情地說:

身邊朋友,很多都有下一代,承傳他親自未能達成的心願,是男人一生最大的玩具都。我看著他們,也會羡慕。不過,50歲,相信不會有孩子吧。兒子二十歲大學畢業,我豈不要捱到七十?現在,我只想努力當個好男人。雖然,每一個人,對好的定義,總有一點不同……

一個渴望生子、享受天倫之樂的人,一個渴望做一個好男人、好丈夫的人,一個浪子回頭、並無過錯的人,我們又怎能忍心去打擾他寧靜的生活,吐槽他沒錢怕老婆呢?

一生人,可以是長風萬裡路;也可以是,江闊雲低,斷雁叫西風。

莫笑他人怕老婆,只問誰能陪你走到最後,誰又能給你真正的幸福。

最後,祝福「豹哥」、「豹嫂」早生貴子,白首到老。

授之以漁,不如授之以娛,希望大家能在我的分享度過愉悅時光,想要了解更多明星趣事,欢迎大家关注我@劉德華經典語錄

文章部分内容來源於網絡,如果侵犯到您的隱私、權益、請點擊檢舉按鈕舉報,網站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謝謝合作! 檢舉
推薦文章

©2021 army121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於我們 政策與安全 條款 隱私 版權 聯繫我們 [email protected],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繫

免責聲明:本網站是以實時上傳文章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本站張貼的文章。由於本站是受到「實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查所有即時文章,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內容及拒絕任何人士發文,同時亦有不刪除文章的權力。切勿撰寫粗言穢語、毀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TOP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